歡迎訪問延邊作家協會官方網站!本網站試運營中。
朝文版
當前位置:首頁->活動->文壇動態文壇動態
文學界泰斗、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終身教授徐中玉去世,享年105歲
放大  縮小  默認
作者: 來源: 更新時間:2019-06-26 09:09 點擊量:103


來源:文匯報 | 樊麗萍  2019年06月25日08:42

 

20190626 文學界泰斗、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終身教授徐中玉去世,享年105歲.jpg


文學界泰斗、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終身教授徐中玉先生今天凌晨3:35逝世,享年105歲。

徐中玉,1915年出生于江蘇江陰,著名文藝理論家,作家,語文教育家,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終身教授、名譽主任。著有《魯迅遺產探索》《古代文藝創作論》《激流中的探索》《徐中玉自選集》《美國印象》等,主編文學研究叢書7套、大學教材《大學語文》5種及《大學寫作》《古代文學作品選》等。1981年,由徐中玉擔任主編的全國第一本《大學語文》教材出版。近40年,僅全日制本科《大學語文》教材,累計發行3000多萬冊。

1915年,徐中玉生于江蘇江陰一個清貧的中醫之家。在省立無錫中學高中師范科畢業后,徐中玉當了兩年小學教師,1934年憑服務證考入國立山東大學中文系。七七事變后隨校內遷,轉入重慶的國立中央大學讀完大學,后入國立中山大學研究院文科研究所當研究生兩年,畢業后留校任教。從此輾轉教書,始終沒有脫離校門。

在讀書期間,徐中玉師從老舍、葉石蓀、臺靜農、游國恩、羅玉君等名師。葉石蓀啟迪了徐中玉從古代文論漸及現代的研究計劃,運用卡片搜集資料并不斷分類整理。從大學三年級起,徐中玉形成做卡片習慣,受難中也不間斷:“二十年間孤立監改,掃地除草之余,新讀七百多種書,積下數萬張卡片,約計手寫遠逾一千萬字。”

1978年至1984年,徐中玉擔任了兩屆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主任,系里出現了富有活力的新氣象。徐中玉作出一項史無前例的規定:凡是在創作上已經取得成績的學生,畢業論文可以用文學作品代替。趙麗宏的畢業論文是一本詩集。孫颙在學時創作的長篇小說《冬》1979年出版,徐中玉當即發表文章給予熱情支持。華東師范中文系出現了全國知名的“華東師大作家群”。

鑒于中國大學教育照搬蘇聯模式,“大一國文”整整中斷30年,徐中玉和南京大學校長匡亞明聯合發起倡議,1980年在上海召開全國高校大學語文教學研討會,組成中徐中玉任主編的《大學語文》教材編審委員會。徐中玉主編的五類《大學語文》教材至今發行量累計超過3000萬冊,受惠者遍及全國。

兩年前,文匯報記者曾來到華東師大二村,去徐中玉先生的家拜訪,祝賀先生新年快樂。走進朝南的房間,柔煦的光線透過窗籠罩在徐老先生笑瞇瞇的臉龐上。

農歷正月初二是徐中玉先生的生日。那一年,已經103歲的這位老人目光矍鑠,只惜記憶力大不如從前。他的聽力衰退許多,卻不愿戴助聽器,寧可與人大聲交談。一如走過半個多世紀的學術之路,自有其固守與堅持。


哪怕整理發掘“故紙堆”,也激蕩著時代濤聲


在徐中玉90多平方米的家里,居家空間簡樸至極,舊家具散發著歲月沉淀過的懷舊味道。書櫥里、窗臺邊、桌子上,到處都是一摞摞資料與藏書。

2014年12月,徐中玉接過第六屆上海文學藝術獎終身成就獎的獎杯,不少觀眾從電視直播鏡頭里,了解了這位學者的卓著成就———自1952年到華東師范大學執教,徐中玉先后任華東師大中文系主任、文學研究所所長等。

他主編了中國文藝理論界核心期刊《文藝理論研究》,以及《古代文學理論研究》《中文自1學指導》,他所編著的幾千萬字文論著作,涉獵廣博,從靈動的蘇軾講到犀利的魯迅,從雄渾的托爾斯泰談到激昂的高爾基。更不消說,2013年徐中玉捐出生平積蓄100萬元和5萬多冊藏書,設立“中玉教育基金”,這個決定感動了許多人。

在徐中玉的弟子、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毛時安看來,徐老無論做什么課題,都強調求實、緊扣當下,不盲從社會思潮或所謂權威話語,形成了以傳統文論為立足點塑造民族文藝學的研究格局,在業內享有崇高聲譽。“在很多人眼里,徐先生所治古代文論,原本是青燈黃卷、大體與世隔絕的書齋里的學問。但先生從來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、一心只讀圣賢書,相反,他的古代文論研究關切著自己所處的時代,面對著文學現狀的需求。在他對故紙堆幾十年如一日孜孜汲汲整理發掘中,我們總是可以聽到時代濤聲的有力激蕩,總是有著強烈的現實針對性。”

一直到90多歲高齡,徐中玉還伏案主編刊物和教材、寫論文。在文學理論界人士看來,徐中玉很少耽于清談,耽于空疏,是少見的行動型且行動高效的學者。“勤勉做學問在徐老看來,并不是苦差事,何況徐老也常給自己的生活添一點糖———近幾年春節,弟子們一起上門拜年時,都不忘拎兩盒徐老最愛的椰子糖。


他曾宣布:畢業論文可用文學作品代替


被人惦記著,是幸福的。徐中玉桃李滿天下,邁入期頤之年后,仍時常有學生后輩從各地及海外前來探望他。

在學界不時被提起的是,徐中玉在擔任華東師大中文系主任期間宣布,創作上取得成績的學生,畢業論文可用文學作品代替,一改以往硬性的單一考試要求,激發了學生的創作激情。現任《上海文學》社長的作家趙麗宏曾以一本詩集交出了畢業論文,至今感恩老師。“除了我,作家孫颙、王小鷹當年分別拿出小說等作品。先生遵循傳統之道,也大膽創新,無門派之見。他告誡我,文學創作的同時也要重視文藝理論;多讀書,對創作有好處。”徐中玉一直反對裝腔作勢、無病呻吟的文章,在他看來,有些文學作品之所以顯得灰色而乏味,就是因為作者不是從活生生的現實中,而是從若干生活的公式概念中汲取主題和形象。作家應當有一種對于人的靈敏的感覺,不僅要看到人物頭發的顏色、皮膚、臉部線條、衣裳,一定還要窺見人的靈魂。


提到徐中玉先生,不得不提的就是《大學語文》


在徐先生的署名文章《我為何倡導“大學語文”》中,他曾回憶:“大學語文”這門公共課,曾經在我國高校中普遍開設,是各類非中文專業一年級學生的必修課,而后中斷近30年。改革開放后的1980年,我與時任南京大學校長的匡亞明教授聯合發起倡議,在高校中重新開設“大學語文”課程。當時高校的文化素質教育與專業教育嚴重脫節,大學生普遍存在人文知識匱乏、文化素養缺失的問題,恢復大學語文課程主要是針對這一現狀提出的。我與匡亞明、蘇步青等人,希望通過這門課程的開設,提升大學生的人文精神和綜合素質。30多年的實踐證明,大學語文課程的目標定位是正確的。

徐中玉認為:年輕人對名家名作進行閱讀、感悟、思考、辨析,積累多了,就自然而然地豐富了自己,當人文素養得到提升,再加上實際生活中的體驗,二者進行比較、互為補充,這樣的收獲絕不是生硬灌輸所能實現的


任華東師大中文系主任時,系里出現了一個作家群


徐中玉曾在接受采訪時介紹,“上海的孫颙、趙麗宏、王小鷹、陳丹燕,那批出了很多人才。系里鼓勵他們努力學習、研究、創作,可能情況下做了些工作,主要是靠他們自己認真學習。文化環境寬松些了,得以獨立、自由發展,分配時充分考慮到了他們各自的發展前途。這批人并不是到了學校我們給他們多大的幫助,而是我們鼓勵他們去寫,這些人本來有點根底,上山下鄉沒有讀到大學,后來有機會到這里讀大學,就把那種經歷寫過來。又如現在清華大學的格非,本科是在這里讀的,他教書教得蠻好,寫小說也寫得蠻好,他到清華大學去,需要我證明,我就說他教書教得好。”


長壽和淡泊明志有關,總說“穿舊衣服舒服”


2013年11月8日,上海華東師范大學曾為徐中玉教授召開百歲誕辰慶賀會。來自全國各地的華師大校友、徐老的弟子及國內其他高校的知名教授等數百人歡聚一堂。老人雖然年事已高,但腰板依然筆直,精神矍鑠,談笑風生,表示“雖然年屆百歲,但在有生之年,我還要繼續努力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”。

老人的高壽與他的淡泊人生、不斷學習、堅持散步等生活習慣有著一定的關系。徐老的女兒許平介紹:“父親說是穿舊衣服舒服,生活十分簡樸,飲食也是粗茶淡飯,保暖鞋已經打了好幾塊補丁。90多平米的老房子里,書桌、五斗櫥、沙發、茶幾、床等,沒有一件新式家具,甚至有些柜面和把手都已經斑駁或是脫落了。我們總想把房子裝修一下,家具也置換一下,可父親總不答應。”

平時,兒孫們為他買的新衣,他從不享用。就連他戴的那副老花眼鏡,也是地攤上花5塊錢買來的。然而徐中玉也有他的“寶貝”,那就是他珍藏多年的書籍。

大家都知道,書是徐中玉眼中的寶貝。但在百歲生日之年,徐中玉捐出生平積蓄100萬元和5萬多冊藏書,并在華東師大設立“中玉教育基金”,用于幫助中文系品學兼優的困難學生。100萬,每一分每一厘都是這位清貧簡樸的學者多年的積蓄和筆耕所得。

徐先生千古!


【相關鏈接】徐中玉:我為何倡導“大學語文”


“大學語文”這門公共課,曾經在我國高校中普遍開設,是各類非中文專業一年級學生的必修課,而后中斷近30年。改革開放后的1980年,我與時任南京大學校長的匡亞明教授聯合發起倡議,在高校中重新開設“大學語文”課程。當時高校的文化素質教育與專業教育嚴重脫節,大學生普遍存在人文知識匱乏、文化素養缺失的問題,恢復大學語文課程主要是針對這一現狀提出的。我與匡亞明、蘇步青等人,希望通過這門課程的開設,提升大學生的人文精神和綜合素質。30多年的實踐證明,大學語文課程的目標定位是正確的。

大學生是國家建設的生力軍,在掌握專業知識與技能外,必須具備高尚的道德修養和人文素養,包括大學語文在內的人文社會科學課程,正是培養這些品德的有效載體。秉持這樣的理念,我主編多種類型的《大學語文》教材時,著重選擇古今中外優秀的文學作品,同時包括一些歷史、哲學類作品,作為課堂教學、學生閱讀之用。所挑選的這些作品都要求符合這樣的標準:能夠體現高尚的理想、健全的人格和積極向上的精神,能夠深刻反映歷史上、生活中為人們所密切關注的問題,能夠表現真摯的思想情感、智慧理性與審美價值等,所選的現代文學部分,要能夠表現時代精神與民族特色,外國文學作品也須對我們的社會進程有所參考。

在諸多作品中,我更多選取中國古代文學作品,詩詞曲賦、小說戲曲,文體兼備。這些作品大都文情優美,內容是對各色人物不同遭遇、社會百態和人性情感的描寫,既有思想的深刻又有藝術的魅力。若能對這些作品多多品讀與體會,能夠幫助年輕人對人性善惡、人情妍媸、品德高低有所辨別,同時領悟優秀傳統文化的魅力。與此同時,名家名作各有優點,但未必沒有局限,需要人們獨立思考,擇善而從,而不是全盤照搬。

大學語文的課堂教育從對作品本身魅力的領悟和欣賞出發,可以使年輕學子在愉悅中受到感染與熏陶。這種感染和熏陶,貴在以情感人,以理喻人。年輕人對名家名作進行閱讀、感悟、思考、辨析,積累多了,就自然而然地豐富了自己,當人文素養得以提升,再加上實際生活中的體驗,二者進行比較、互為補充。這樣的收獲絕不是生硬灌輸所能實現的。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,我所選的篇目數量總是會多一些,編寫的內容也會豐富一些。目的是除了課堂教學之外,還可供自主學習之用。我希望借此培養年輕人對閱讀的興趣,多讀書,讀好書。這對人的一生都是有益的。

大學語文的課程設置既要實現人文素質教育的目標,同時也應考慮到這門課程工具性的特點。因此,我堅持把語文閱讀與表達能力的培養,作為大學語文課程的重要任務。我希望年輕人不但要多讀,還要多練筆。寫信、寫日記、寫讀后感、寫生活體驗等等,只有多寫才能不斷提高寫作水平。我們提倡年輕人勇于練筆,也可以有選擇地提供一些題目,鼓勵他們把自己的獨特感受寫下來。對習作中的某些有代表性的不足,大家可以一道來討論,加以改進,這樣才能切實提高年輕人的閱讀能力、文字運用能力和語言表達能力。

教好大學語文課,教學方法也很重要。教學方法保守、死板,一向是比較嚴重的問題。過去的課堂教學基本上采用的都是教師滿堂灌的方式,老師講、學生聽,師生間很少交流。學生在課堂上,大多不提問題,或者沒有提出什么新問題。今天情況雖有所改善,還存在很大提升空間。大學語文教學貴在以學生的需要為中心,老師在課堂上要有效地組織討論,事先設計好話題,鼓勵學生勇于表達自己的想法;年輕人也千萬不要怕發言、怕講錯話,師長更要善于引導,鼓勵學生不同意見之間的互相辨析,暢所欲言。如果能營造成這樣的課堂氛圍,養成良好的學風,對年輕人來說,就能不斷拓寬自己的認識,提高自己的思維能力與表達能力。




麻将单机版